四季seasons

“槐花到了极盛的时候”
前些日子回家,看到两个老太太挎着小菜篮,一边唠嗑,一边踮着脚揪路边榆树上的榆钱儿,甚是可爱。
春末夏初的时候,老家那边年长的人都会直接从树上拽下一把一把的花或者叶,拿回家裹上一层薄薄的面糊蒸好,拌上一点香油吃。小学的时候,奶奶经常去摘一些槐花做“蒸菜”,那个时候的我总是很疑惑为什么这些树上的小花也能当做吃的,所以也不爱吃这些东西,奶奶一直哄着我尝。那是很自然清新的味道,能让人回想起童年初夏的阳光。
我一直有午睡的习惯,但是也一直伴随着午睡总能睡过的习惯,从小学到高中经常因为午睡睡过头而迟到,后来初高中下午上课迟到,相熟的同学就知道我肯定是又睡过了头,连班主任也清楚原因,到后来就只是笑笑不管了。上小学那几年,爷爷还蹬得动三轮车,每次睡过了头,我都会跟爷爷撒娇让他送我,他总会先骂我几句小兔孙,然后一定会骑着三轮车送我上学,半路上再给我买个冰棍儿吃。我知道他疼我。

评论